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内容

河北高院蹊跷判决:沧州一企业盖一栋楼担3栋的货款

时间:2015/7/14 11:43:09 点击:

2015年6月26日,收到河北省高院的民事判决书半个月了,河北天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仍然感到疑惑不解:明明自己仅仅盖了一栋楼,却为何让承担三栋楼的钢材款?明明涉及刑事案件应当中止审理,沧州中院和河北省高院的办案法官却为何执意要作出判决?明明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生效判决必须上网,却为何在网上找不到裁判文书的一点踪迹?这些办案法官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蹊跷:建一栋楼却被索赔三栋楼货款

 

2013年6月初,河北省沧州市的河北天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突然接到河北省沧州市中级法院发来的应诉通知书。

原来,当年5月初,天津市慧一伟业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慧一)将河北天昕起诉到河北省沧州市中级法院。天津慧一诉称,河北天昕承揽了河北隆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河北省青县南海西岸住宅小区2#、3#、6#住宅建设工程。在施工过程中,自2012年2月份起,天津慧一与河北天昕多次签订钢材购销合同书。截至2013年3月31日,河北天昕共购进钢材2067多吨,总货款948万多元,分文未付。根据合同约定,河北天昕应给付因违约而造成的499万多元的损失。两项共计1447万多元。

“这可真冤枉啊。”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说,2012年10月16日,河北天昕中标了位于河北省青县的南海西岸住宅小区2#楼工程,并与河北隆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青县)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我们根本没有承揽青县南海西岸住宅小区3#楼和6#楼,这两栋楼是河北省青县建工工程有限公司承揽并实际履行的。”这位负责人说,河北天昕没有与天津慧一签订书面钢材购销合同,2012年10月16日中标南海西岸2#楼建设工程前,没有与原告发生钢材购销合同关系。

据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承建的2#楼总造价1920万元,所需钢材共计620吨,其中在河北省沧州某金属材料公司采购460吨,剩余160吨为天津慧一供给。

“天津慧一起诉称我们采购钢材2067多吨,这不符合常规、管理,明显与事实不符。”这位负责人说,除我们用于2#楼的钢材外,其余1940吨钢材实际用在了河北省青县建工工程有限公司的3#和6#楼。

 

疑惑:莫须有的“项目部公章”

 

接到河北省沧州中院的应诉文书后,河北天昕方面查阅了案卷材料,意外地发现了问题:天津慧一据以起诉的系列工矿企业购销合同证据中,出现了一枚“河北天昕集团青县南海西岸项目部”印章。

“我们公司从没有刻制使用过该印章,也没有授权及委托他人刻制该印章。”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当即向河北省沧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就代某某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提起控告并报案,警方也迅速介入调查。

本案开庭前的2013年6月23日,河北天昕向沧州市中级法院提交了调取证据申请书,申请法院依法向当地警方调取民警制作的对代某某的讯问笔录等有关本案的事实材料。

同年7月和12月,河北省沧州市中级法院先后两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办案法官查明,河北天昕承揽的工程是先施工、后签订的施工合同。2012年2月份到7月份,代某某以天昕公司项目部的名义与天津慧一签订了12份合同,合同上注明了所需钢材的型号数量及价格,约定了结算方式及最后付款期限等。2012年7月30日,河北天昕授权代某某“全权办理青县南海西岸1#、2#楼工程的工程款拨付及相关文件的签收工作,代理人所签署的一切文字与处理与之有关的一切事务,我均已承认。”(注:因1#楼未及时拆迁原因,后来河北天昕放弃了1#楼工程)2013年4月5日,代某某为天津慧一出具确认书,确认自2012年2月份起至2013年3月31日购买钢材并拖欠货款。

据悉,本案开庭审理时,河北天昕提交了沧州市公安局的受案回执及询问通知书。同时,他们申请追加河北省青县建工工程有限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但未得到法官的支持。

对于河北天昕提交的警方受案回执及询问通知书,法官认为不能反映出代某某涉嫌合同诈骗,也不能证实公安机关受理的案件与本案有关联。

2014年1月7日,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沧民初字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河北天昕赔偿天津慧一钢材款948万多元及违约金499万多元。

 

终审:判决河北天昕赔偿三栋楼货款

 

“盖了一栋楼却判决我们赔偿三栋楼的货款,还有近500万元的违约金,这绝对不合理!”拿到初审判决书后,河北天昕不服,上诉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据了解,河北天昕的上诉理由有四:一是河北天昕中标承揽的只是该项目工程的2#住宅楼建设(有中标通知书及备案的施工合同为证),与天津慧一起诉的2#、3#、6#楼与之多次订购钢材用于该工程,没有事实依据;二是河北天昕从未成立或设立过“河北天昕集团青县南海西岸项目部”,也未授权他人设立或成立,更没有刻制或授权他人刻制、启用该名称的印章,对此河北天昕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被受理;三是河北天昕的法定代表人授权书的授权范围是“以本公司的名义办理青县南海西岸1#、2#楼工程的工程款拨付及相关文件的签收工作”,与此无关的工程款拨付及相关文件签收工作,代某某没有权利代表河北天昕,且授权书的效力应当及于签署日期2012年7月30日以后;四是一审判决认定代某某与天津慧一签订的数份购销合同为公司授权的职务行为、支付货款责任由河北天昕全部承担错误。

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说,天津慧一起诉提交的购销合同均发生在2012年7月8日之前,依据2012年7月30日河北天昕出具的授权书,足以证明代某某签订上述购销合同时根本没有得到河北天昕的授权,其无权代表河北天昕;代某某在实际施工2#楼的同时,也以河北省青县建工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承揽和实际施工该项目的3#、6#楼,他不是河北天昕员工,其同时挂靠两个建筑公司施工两个标段,如购买天津慧一巨额钢材情况属实,完全存在所购钢材用于3#、6#楼的客观事实。

2014年4月1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河北天昕的代理律师当庭提交了沧州市公安机关对代某某合同诈骗的立案决定书,同时指出本案因涉及到代某某伪造公司印章的刑事责任,应本着“先刑后民”的原则中止审理。此前,河北天昕还特意请求省高院调查核实代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的案件事实情况。

按照《民事诉讼法》程序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对判决的上诉案件,应当在第二审立案之日起三个月内审结。眼看着三个月一晃而过,法院没有下达判决书,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天真地认为本案已经中止审理,于是便盼望着警方能早日将代某某缉拿归案,以便法院查明事实,作出公正的判决。

然而,一年后的2015年6月11日,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却突然收到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本案因涉嫌犯罪、警方已经立案,请求中止审理的问题,省高院审判人员给出的答案是:河北天昕提交的立案手续不能证明与本案有关联,并不能影响本案的审理。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第一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案应当继续审理。

 

曙光:警方将加紧摸排侦查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坦言,刑事案件还在侦查之中就先行民事判决,违反了先刑后民原则,这不再是业务水平问题,已然上升到违法违纪,并且后果非常严重;法院必须等待刑事案件的判决结果,才能继续审理本案,这是一个必经的程序,因为法院的违反先刑事后民事的裁判法则,会导致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刑事审判机关陷入到无法或者非常尴尬的侦查公诉审判境地。

6月25日下午,沧州市公安局一位警官获悉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后很是惊讶:“怎么会呢?已经刑事立案了,办案法官也太胆大了,这个案子应该中止审理啊!”

据介绍,河北天昕报案后,河北省沧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警官先期对代某某进行了讯问,并做了笔录。此后,就在警方对代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时,代某某一家竟失踪了。无奈,警方不得已上网追逃,但至今仍无消息。

这位办案警官表态称,他们下一步将加大力度摸排,协调各方力量,争取早日将犯罪嫌疑人代某某缉拿归案。

“退一步说,代某某经过我们授权了,这是我们不得不面临的。如果法院判决赔偿2#楼的钢材款,我们也认了。可是,3#、6#楼不是我们建的,法院怎么会让我们赔偿这些莫须有的货款呢?”6月26日接受采访时,河北天昕相关负责人仍然摸不着头脑。

这位负责人称,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要求裁判文书必须上网,然而,沧州市中级法院和河北省高级法院的这两份民事判决书却并没有如期上网。

真的如这位负责人所言吗?6月26日下午,我们仔细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寻,果真没有查询到这两份民事判决书。

 

相关链接:

1、《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第一条:

第一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法院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但根据民事法律规范判断,当事人之间构成民事法律关系,且不影响民事案件审理的,民事案件可继续审理。

第二款:审理中发现涉嫌犯罪,且该刑事犯罪嫌疑案件确认的事实将直接影响民事纠纷案件的性质、效力、责任承担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6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法院应裁定中止审理,将犯罪线索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等待刑事程序终结后再恢复审理。

第三款:审理中发现涉嫌犯罪,且不构成民事责任承担的,例如发现案外人涉嫌盗用、私刻单位公章从事诈骗的行为,作为民事被告的单位没有过错,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即合同当事人之间不存在民事法律关系的,法院应全案移送。

2、先刑事后民事诉讼原则:

简称“先刑后民”原则,是指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涉嫌刑事犯罪的,应当先对刑事问题进行侦查、审判,再对相关民事纠纷进行审理。

所谓先刑事后民事,并非仅指案件审理的先后,更体现在刑事案件的程序和裁判效力上强于民事案件,具体包括:①管辖优先。②受理优先。③审理优先。④证据优先。⑤执行优先。⑥裁判效力优先。

3、《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

第四条: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应当在互联网公布,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①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的;②涉及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③以调解方式结案的;④其他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

第八条:承办法官或者人民法院指定的专门人员应当在裁判文书生效后7日内按照本规定第6条、第7条的要求完成技术处理,并提交本院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

 

 

 

举报沧州中院法官沈强、河北省高院戴景月司法腐败枉法裁判

 

我们是河北天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东岳分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天昕)股东,今实名举报沧州中院法官沈强、河北省高院法官戴景月(祖籍均为河北青县)在办理天津慧一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慧一,其法定代表人王彦显系河北青县人)诉河北天昕钢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滥用职权,徇私舞弊,与原告及开发商河北隆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北省青县企业,以下简称河北隆裕)陈刚、石彦华等人相互勾结串通,二位法官置事实真相而不顾,置公安机关立案刑事侦查于不顾,亵渎法律,挑衅司法,肆意枉法裁判的不法事实。

2012年10月份,我们承接了河北隆裕开发的青县南海西岸住宅小区2#楼工程。完工后,天津慧一与河北隆裕坑壑一气,狼狈为奸,在沈强、石彦华授意下向河北天昕索要青县南海西岸住宅小区2#、3#、6#楼使用的全部钢材款(我们只承建了2#楼),为其解决该工程资金的短缺问题。原籍青县的主审法官沈强作为河北隆裕的隐名股东,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在明知道代瑞成私刻公章涉嫌合同诈骗、河北隆裕未拨工程款的情况下,匪夷所思地强行将三栋楼所用的钢材款948万多元全部判决由我们给付,同时承担499万元的违约金(代瑞成私刻公章进行合同诈骗,其签订的合同书属不合法的无效合同,人民法院审理时应对违约金予以适当调整,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并游说河北省高院青县老乡戴景月制造了更大的冤案(维持原判)

1、天津慧一据以起诉的12份所谓的钢材采购合同的相对方均是项目部印章,而该印章已被确认系实际施工人代瑞成伪造、私刻,对河北天昕无效。代瑞成因涉嫌合同诈骗,已经沧州市公安局立案侦查,目前正被上网追逃。

2、我们所承建的仅是2#楼工程(3#、6#楼为青县建工有限公司承建),其2#楼施工总造价约1920万元,所需钢材共计620吨,且已在沧州地天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采购钢材460吨,其余160吨为天津慧一供给,而天津慧一起诉钢材共计2100余吨(其中1940吨为青县建工3#和6#楼所用)。2#、3#、6#楼涉案金额达950余万元,市、省两级办案法官判决偿还为1500万元,不合常规,而河北隆裕从该工程开工至竣工,只付我们前期人工费57万元,其97%的工程款一直未付。

3、河北天昕给代瑞成出具的授权委托书的日期为2012年7月30日,而涉案的十二份钢材采购合同签订时间2012年2月至2012年7月8日,施工人代瑞成用私刻假章购钢材系授权委托书之前。

4、开发商河北隆裕会同沈强等人就河北天昕1920万元工程款,到工程竣工尚未拨付,这笔工程款被他们长期占用且不纳税,该开发商涉嫌偷漏税。

众所周知,司法腐败的蔓延,像“毒瘤”一样危害了党和国家的肌体。作为公职人员,沈强、戴景月这两只司法硕鼠非但没有依法依规主持正义,反倒利用手中的权利为自己和他人谋求不正当利益,执法犯法,严重损坏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与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大政是背道而驰的,其渎职行为严重损害了国家司法信誉和人民法院的正义形象,已经构成徇私枉法罪、民事枉法裁判罪,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中共中央政治局6月26日下午就加强反腐倡廉法规制度建设进行第二十四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加强反腐倡廉法规制度建设,把法规制度建设贯穿到反腐倡廉各个领域、落实到制约和监督权力各个方面,对违规违纪、破坏法规制度踩“红线”、越“底线”、闯“雷区”的,要坚决严肃查处,不以权势大而破规,不以问题小而姑息,不以违者众而放任,不留“暗门”、不开“天窗”,坚决防止“破窗效应”。

我们恳请各级领导在百忙之中予以关注,对于执法犯法、徇私舞弊、钱权交易、执法不公的这两名法官严格追究其法律责任,严惩腐败,廉洁司法,从而使本案早日得到公平、公正处理。

 

河北天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东岳分公司股东:

田国星、宋鹏飞、周峰

2015年7月13日

    文章来源于:http://peopleyinqing.com/yqpd/culture/2015-07-13/897.html

作者:不详 来源:人民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新闻媒体—天下事!(www.newsmt.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网 网络平台 邮箱:cnxxiw@163.com 请记住本站网址:www.newsmt.net 京ICP备:05024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