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内容

钛白粉:甚于天津港的“温蛙”式污染

时间:2015/9/27 21:32:02 点击:

    导语:天津滨海新区发生爆炸,看得见危险尚能够激发人们的防卫意识,而看不见的污染却会像“温水煮青蛙”般侵染人们生活的空间,直到灾难像瘟疫一般爆发,人们才会恍然大悟。

    本报记者/左安

    如果“钛白粉”也存放在天津滨海新区爆炸现场,那么民众就有权利知道,这一看似无害的化工用品为何有着远甚于爆炸物的污染威胁。

    天津港是钛白粉重要的进出吞吐港口之一。据生意社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天津港进口钛白粉总量为0.99万吨,出口钛白粉总量约3万吨。短短半年时间,约4万吨钛白粉在此经停。

    4万吨成品钛白粉对于环境意味着什么?粗略地估计,在生产过程中至少会产生160万吨废酸水、32万吨红石膏(工业固废)、18万吨废酸、8万吨废氨水以及1.6万吨酸性黑泥(工业危物)。

    试想这些庞大的污染物不经处理直接倾倒在脆弱的环境中,且以隐秘的方式,则暴发比天津港爆炸更为恐怖的环境灾难将只是时间问题。

    不幸的是,这种假设正在成为事实。

    硫酸法的诅咒

    钛白粉学名二氧化钛,涂料、造纸、塑料的制作都需要钛白粉作原料,甚至食品和化妆品的成分中也有钛白粉的影子。据中国钛白粉协会统计,从1999——2014年,中国钛白粉的销量由24.8万吨/年一路飙升至344.4万吨/年,年复合增长率达17.11%,以2倍的速度远超GDP增长速度。

    钛白粉在中国走俏,价格也一直居高不下。2015年8月14日,攀枝花钒钛交易中心叫出钛白粉主流报价:浮动在9500元/吨——12500元/吨之间,令人咂舌。中心工作人员王晨表示,在2012年行情大涨之时钛白粉的交易价格一度飙升至2万元/吨,较之以前,现在的行情还有所“回落”。

    巨大的需求和高额的回报刺激着投资者的神经,以万吨为产能目标的钛白粉新厂在全国铺设开来。然而在这场规模浩大的造厂运动中,投资变成了投机,急切地收回投资成本并实现盈利成为企业家们的终极目标。因此造价更为低廉的硫酸法制作钛白粉的工艺流程成为主流选择。

    顾名思义,硫酸法制作钛白粉就是将钛铁粉与浓硫酸进行酸解反应,经水解、煅烧、粉碎即得到钛白粉产品。相对于氯化法制作钛白粉,硫酸法的优点很明显,就是设备简单造价低廉,然而其对环境的巨大污染成为任何钛白粉企业都无法回避的瓶颈问题。

    硫酸法三废污染究竟有多么严重?以2014年344.4万吨钛白粉产能为基数可知,2014年共计产生1549.8万吨废酸13776万吨废酸水688.8万吨废氨水以及654.36万吨红石膏(工业固废)。熟悉钛白粉行业的业内人士蒋新松表示,按照环保要求,百万吨级的工业固废和千万吨级的工业废水必须经过专业的环保设备的处理方可对外排放。但是相当规模的工业污染物并没有走正规程序,而是不经处理直接以“填埋”“倾倒”等粗犷廉价的方式推给了环境。蒋新松说:“偷排偷埋,已经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小企业的生意经

    为了督正家乡钛白粉企业污染,安徽铜陵63岁的老汉赵志忠奔走了3年。

    2014年,一家名为安徽迪诺的钛白粉企业在铜陵经济开发区开建,赵志忠再次紧张。因为迪诺巧合地将厂址选了长江边上,根据他多年的斗污经验,迪诺要偷排酸水。

    情况与赵志忠所预想的最坏情况一样,偷排、倾倒、工业固废堆积、取证、上报、不了了之。“要想让这些污染企业从良并非易事,因为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多多少少都与企业领导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赵志忠说。

    迪诺的生存状态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中国钛白粉企业的生存现状。规模小、厂点多、重污染产能比重大。据了解,我国钛白粉生产企业年产能在5万吨以上的有20多家,总产能已经近400万吨;另有40家企业年产能均在5万吨以下,中小企业占比绝大多数。

    实际上,钛白粉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三废治理难度并不大。例如酸雾和粉尘可采用喷淋洗涤处理和重力沉降等措施即可有效处理;废渣可采用填埋、中和等技术处理;废酸、石膏渣等可以回收作产品或综合利用。然而由于处理量巨大,环保费用也非常高,粗略统计,传统硫酸法污染物的治理成本将近1900元/吨,直接将钛白粉的生产成本推高。

    蒋新松表示,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为了能在市场上迅速立足,低廉的价格成为其屡试不爽的法宝。然而由于没有规模化的生产规模,低价销售策略并不容易为其带来利润,因此他们极容易从原料和环保上削减成本。蒋新松说:“以一家年产能年的钛白粉企业为例,如果不使用环保设备,一年便能节省3800万元的费用。即使将其中3000万元用作罚款和政府的公关费用,每年也能节省800万元的成本。因此只要企业不关停,还是有得赚的。生意人都会算这笔帐。”

    灰色生存

    5万吨是钛白粉的经济生产规模临界点,由于环保政策收紧,部分污染严重的中小企业将面临停产整顿甚至淘汰出局的压力。在此背景下,许多钛白粉中小企业琢磨出与时俱进的灰色生存法则。

    几乎从2012年开始,敢明目张胆向外排放污水、废渣的钛白粉企业已经不多见了。为了在新一轮的环保高压政策中生存下来,这些中小企业也斥巨资投建了污水处理设施、并严格按照环保要求对工业固废填埋场地进行了正规的资质认定,补办环评。

    记者走访多家钛白粉厂之后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中小企业高价引进的环保设备,其先进之程度,甚至龙头企业也难以企及,然而问题恰恰出在这里。攀枝花钒钛产业园区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实际上,园内人人都知道,环保设备只是摆设,只有在应付检查和领导寻访时才会象征性的运转,平日里基本上是束之高阁。”

    这个说法在山东、河北、安徽、江苏、河南等地的环保部门也得到印证。不少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感觉监管难度变大,因为污染方式从原来的直接污染变得隐晦起来,“至少是表面上已经不容易看出什么问题了。”

    河北宁晋县的惠尔信新型材料有限公司将新厂厂址选在距离小黑河不足4米的地方,虽然监察大队知道从监测出水口查到的污水排量远远少于惠尔信的实际产能,但至今无法查到工厂内部人员爆料的小黑河暗管在什么地方;安徽铜陵迪诺环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虽然有氨氮处理设施,却从来不使用,中和酸性污水用污染非常严重的电石渣进行中和,进而产生的大量工业固废无法处理s;山东东佳集团时不时会涌出大量混黄色污水,周边村民饱受其害;攀枝花钒钛产业园区在白天看不出什么端倪,一到夜晚浓烟大作,ph为1的强酸废水直接通过地下河道涌入金沙江中;甚至有上市企业也如法炮制。

    国家化工生产力促进中心钛白分中心主任毕胜表示:“随着严峻的环保压力,近一两年来,业内已有多达10家以上不具长远发展力的小微钛白企业关闭、拆除,或处于基本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为了污染不被发现利润也能兼得,不少钛白粉企业采取环保设备装而不用、暗埋排污管线、偷偷填埋、加强夜间生产等方式求存。

以可比口径计算,国内钛白粉行业每万元产值的工业废水排放量、废气排放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是化工行业平均水平的3.85、1.03、2.13倍,是全部工业行业相应指标的3~8倍。由于排污量大,国内钛白粉行业污染事故频现,引发群众与厂家的矛盾,甚至造成跨省纠纷,有的污染事件还被列为全国十大环境违法案件。

隐秘的污染手段为环保执法带来难度,为治理带来了困难,更为未来的环保形式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因为没有人知道成千万吨级的污水废渣究竟填满何处?随着时间的推移,废渣填埋地和污水偷拍处是否会带来极其恶劣的生态灾难,谁也无法预料。企业的灰色生存法则极有可能将中国推上难以恢复的污染深渊。

    幕后推手

    俗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下游采购者的喜好标准决定了上游生产者的形式准则。在所谓万能的市场规则下,低价产品对于采购者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他们为了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提高营业利润,更倾向于采购低价钛白粉。

    记者通过调查13家钛白粉采购企业得知,其中11家明确表示只关心钛白粉的价格,对于其背后是否有污染那时监管部门的事,于自己无关。只有1家表示如果钛白粉的提供企业污染太严重,则不会考虑合作。

    在这些采购企业中不乏国内的知名企业,他们的采购风格促成了以价格为准则的市场氛围。山西某火电厂的厂长表示,火电脱硝会用到钛白粉产品——脱硝催化剂,即使自己想做有担当的负责任企业,但是也无法准确的了解哪家钛白粉企业是按照规范的环保法则生产,哪家不是。“没有参考系数,没有评价标准,因此只能唯价格论。”

    有鉴于市场的购买端决定生产企业的生产方向,因此不少业内人士极力主张对钛白粉企业实施环保安全认证,并希望国家出台法令,要求规模以上的采购企业必须采购有环保认证标志的钛白粉,以体现社会担当,在钛白粉市场上形成绿色采购的风气。

    联合之道

    时至今日,钛白粉行业还没有形成成熟的环保标准,在这一污染很严重的行业,至今还执行着国家制定的化工行业排放标准,没有环保行标成为钛白粉行业各自为战,混乱发展的诱因之一。

    当前,环保部正在制定钛白粉工业污染物防治技术政策,国家发改委正在制定钛白粉行业能耗标准,正在讨论并制定中的《钛白粉行业规范条件》也有望于今年出台。这些新的行业法规政策将加快钛白粉行业整合步伐。与此同时,业内大型企业已经提前着手,加强清洁生产和污染防治。

    据悉,即将出台的行业新规将特别对资源综合利用作出了明确要求,如要求采用联产法硫酸法生产工艺的企业,鼓励建有废硫酸浓缩回用或综合利用装置,生产联产硫酸铵等产品,不断减少硫酸外排量。时下,不少钛白企业也在依托当地相关产业特点变废料为原料,将循环经济硫酸法作为钛白企业科学发展的“绿色密码”。

    例如镇海炼化的炼油废料成了宁波新福钛白粉企业硫酸厂的原料;上市企业佰利联最为环保的氯化法钛白项目竣工;广东惠云钛业股份有限公司利用当地石材企业产生的废渣(料)做中和剂处理本公司的酸性废水生产钛石膏,再作为周边水泥厂的水泥缓凝剂,实现变废为资源循环利用。新福董事长陆祥芳说:“采用环境友好型的生产模式不仅能够节约材料减少污染,更为重要的是为企业带来了效益。”

    在如今酝酿着洗牌风暴的钛白粉行业,不规范的中小企业被整合的趋势愈发明显。蒋新松说:“可以预见的将来,通过节约环保成本换取价格优势的做法将不再。在行业协会的的领导下,统一环保标准、统一生产标准,提高准入门槛、淘汰落后产能将成为主流,届时钛白粉企业从污染大户转型为环保先锋,钛白粉企业不再价格上争夺,而是将重点放在技术和服务的比拼上,行业春天方能到来。”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新闻媒体—天下事!(www.newsmt.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网 网络平台 邮箱:cnxxiw@163.com 请记住本站网址:www.newsmt.net 京ICP备:05024815号